爱男枪的小卡牌

何时我才能遇到属于我的男枪呢……

歲月-Saigetsu:

最近大家都在开车, 我继续当个摸鱼乘客

群里大神发的图,侵删
麦爹:半藏的奶子是我的!

终于买了老公的泳池派对皮肤,prprprpr
不过老公为什么你这么黑啊QAQ

半夜看到这个简直笑出声,虽然麦克雷我也觉得很像枪牌合体,但……你把枪牌P错角色啦XD

崔:亲爱的,刚开局你怎么就来中路了?(压低帽沿微笑)
葛:我想你了嘿嘿(摸头)

真的觉得挺像格雷福斯啊,好吧可能是我眼盲……

这几天玩的仓鼠养成游戏,为什么觉得某只有点像格雷福斯啊XD

【卡牌大师的一天——格雷福斯的爱妻日记】

李阿烟_糖果店老板:

CP枪牌不逆,有肉末


花式ooc。逆命有点蜜汁人妻感,误食概不负责
枪叔第一人称,有点像访谈体
通篇不虐,请放心食用w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今天的老婆也色气满满。”——法外狂徒

早上7:15,起床。
“一开始闹钟是放在我这边的,但是我起床气非常严重。(眯起眼猛吸一口烟)有一次直接抄起枪把闹钟崩了个稀巴烂,还把他花大价钱买的新床头柜打了个窟窿。”
“…他气得不让我睡床,我他妈的睡了三天沙发,还落枕了。然后他就把新买的闹钟放他那边了。”
“从那之后每天醒来的时候都看见他从被窝里钻出来按闹钟的背影。说实话这家伙的背影真他妈性感,真想把他按回被窝狠狠地操一顿。”
“有一回忍不住真那么干了,他气得骂我是条发情的疯狗…呸,托比厄斯你这狗日的。”
“早安吻?倒是有,其实每天我都是被他亲醒的…你他妈才是白雪公主!”
“对,没错,他裸睡,身上一片布都没有,也不戴帽子。”
“从那以后每天醒来腰不酸腿不疼了,起床气也没了,只是…老二硬得有点发疼。”

早上7:30,做早餐。
“我知道你想问这十五分钟他在干嘛,洗脸啊,护肤啊,他要靠这张小白脸吃饭的嘛。”
“他不在这时候刮胡子,十五分钟他连涂个泡沫都不够。”
“以前他不肯做早饭,然后我第一次不小心把厨房炸了,第二次端给他一堆像焦炭一样的鸡蛋,他迫不得已每天起来做早饭,一开始怨言还蛮多的,慢慢就习惯了。”
“今天早上吃的是煎蛋,煎培根和烤面包。其实每天都吃得很简单的,他的厨艺其实远没有你们想象的好,感觉是哪里都吃得到的味道。(眯起眼吸烟*2)后来从监狱里逃出来满世界找他的时候才发现,除了在他身边哪里都吃不到。”
“他会给我准备一杯牛奶,每次我都往里面掺些烈酒。然后有一次被他说了,你知道的,这人嘲讽起人来的样子。然后在他成功阻止我把一杯牛奶倒进一整瓶烈酒里喝掉之后,这狗日的用黄牌把我定在阳台上十分钟。没记错的话那是十二月,我还没穿外套。”
“不过后来他自己会在我的牛奶里加一点酒。”
“他每天早上都会给自己煮一壶咖啡,以前不是很明白这又酸又苦的玩意有什么好喝的。有一次他也给了我咖啡,里面加了烈酒,一点点牛奶和巧克力糖浆。味道…其实挺好喝的,之后他也偶尔会给我准备这样的咖啡,有可能是他心情好,也有可能是他咖啡煮多喝不完了。”
“他这人有个怪毛病,他做早饭的时候浑身上下只穿一条围裙,原因嘛,他说不想衣服上一股油味,感觉像家庭主妇。一大早的这狗日的小骚货就这样勾引我,还能不能好了。”
“内裤上也不行。虽然早就发现了,但不得不说,这家伙的屁股比背还要性感。真想……算了,不想又被那混蛋用黄牌定在阳台上。”

早上8:15,洗澡,刮胡子,穿衣服。
“衣服上不能有油味,身上当然也不能有咯。”
“他早上洗澡倒不是很久,大概一会就完事了。嗯没错这混蛋一天洗两次澡。”
“他刮个胡子要一小时,有一个箱子,里面装满他刮胡子用的玩意,剃刀还分好几个尺寸。他涂个泡沫要二十分钟,刮完还他妈要用尺量。用尺量完两边都对称了还要用放大镜看自己脸上有没有小胡渣。”
“他有一次心血来潮想给老子也搞一个那样的胡子,被老子拒绝了,然后这家伙居然和我闹了一整天的变扭。(挠头)晚上喝酒的时候问了厄运小姐,才知道那天是情人节。俩大老爷们的过什么情人节!”
“厄运小姐叫我给他买玫瑰花,再哄一哄就没事了。结果回到家之后他还嫌我买花买贵了。不过他好像真挺高兴的。”
“这骚老爷们的内裤有一抽屉,各种颜色的,还有豹纹的,波点的,各种花纹的。他还有一条半透明的丁字裤,(眯起眼吸烟*3)不经常穿,送他玫瑰花的那天晚上看到他穿了。”
“他穿衣服…有时候挺快,有时候他妈的比刮胡子还慢…大概不知道要穿什么搭什么吧。其实他穿什么都差不多,都挺好看的…不是很懂他们卡牌大师(挠头*2)”
“很偶尔…他会问我今天穿什么好。我通常都回答他别穿了吧。然后基本上会被他揍,有一次倒是…咳。”

早上有可能是9:30也有可能是10:30,到处溜达溜达。
“一半的时间是出去找活干,基本上都是分头行动。没什么危险的,就盯盯目标任人物——有经验的老手是不会让目标发现的。”
“想想晚上怎么骗他的钱,或者让他怎么死。”
“如果刚干完一票大的,就一起去逛逛街。他有时候也会给我买点小礼物,领带,打火机,钱包之类的…有些时候他不让我跟去,应该是去买新衣服,回来的时候手里绝对会拎着一大堆花里胡哨的新衣服。”
“有些时候也会帮我买一两件,从来都很合身,感觉他是仔细挑过的,但他每次都和我说是打折才买的。”
“好看啊,我前面不是说了么,他穿什么都挺好看的。”
“除了买衣服他还喜欢买鞋子买帽子买手套买皮带,一堆没什么用的装饰品。以前他还会买戒指耳环项链,可是这些东西要逃起命来总不能全戴身上吧?他说我有病他妈的不要我管。但是他隔天就把很多件首饰都去当铺当掉了,就留下几件我送给他的。”
“我送过他一副钻石的耳钉,还有一个白金的戒指,喏,和这个差不多(伸出左手),然后他自己买了项链(扯开衣领)。”
“有一段时间他还想戴鼻环,我笑他怎么审美和牛头人似的。还好他没弄,否则浑身上下又多一个可以花钱的地方。”
“他快要过生日的时候我会偷偷跟着他,看看他想要什么。后来他好像发现了,故意在一家卖性感内衣的店门口多看几眼。然后我去那家店给他买了一双黑色的吊带袜。就和店员说给老相好买的呗。”
“他后来还真的穿了,好像还挺喜欢,有时候心情好了晚上也会拿出来穿一穿。他说这不是变态,这叫情趣懂不懂?不是很懂他们卡牌大师,不过…的确挺不错的(眯起眼吸烟*4)
“手头的钱不太够买很多衣服就和他一起瞎逛逛,去河边散散步,公园里晒晒太阳…你他妈说谁像老头子有种再说一遍?”
“他有些时候像个小孩子似的,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开心,他其实很爱吃冰淇淋,而且每次都逼着我陪他一起吃。感觉这种东西都是没长毛的小崽子爱吃的,但是他吃冰淇淋的时候…很可爱,和他骗人的时候一点都不像同一个人。”
“瞎溜达完了就一起去解决午餐,如果有事情要商量就去我们熟悉,可靠的店。如果没什么事要商量就去吃他想吃的。他找的地方吧…店是挺漂亮,东西也挺好吃,但是量少得不行,还不许抽烟。”

下午14:00 回到家。
“不太会在两点前到家,清洁工会来家里打扫。洗洗碗,扫扫地,洗洗衣服之类的。以前不太在意这些,结果一个盯上我们的混蛋让他手下打扮成清洁工。还好他及时发现了。”
“以前不打扫房间实在乱得不行,他也没干净衣服好换。不然你还指望一个流氓和一个骗子整天做家务?”
“卧室和他专门放衣服的房间出门前会锁好。他要是发现别人碰了他的帽子他会发疯。”
“以前衣服是我送去干洗店,后来有一次他在我带回来的衬衫领子上找到一颗钉子,上面涂着毒药。”
“回到家之后他就准备准备咯,练练切牌。如果晚上没什么事的话就和我午睡一会,如果要干一票大的,他也会也睡一会。”
“以前他会经常和我吵架,这老小子的那张嘴太厉害,很轻易就能让我失控。”
“后来不太吵架了,有争执就掷骰子比大小,其实我知道他那个骰子是灌铅的,他每次都是六,我每次不是四就是五。”
“听他就听他的呗,不得不承认他考虑得比我周全,总是会给自己留条后路。以前不是没听他的吗,这不就蹲进去了吗(挠头)。那颗小脑袋瓜可不只是漂亮,还好使得很。”

傍晚17:00,准备出门,干正事。
“出去赚钱,一起骗人,然后很有可能要打一架。基本上和挠痒痒似的,我老妈都比他们有力气,而且她几年前好像就死了。”
“从普朗克那个老混蛋的手里逃出来之后,每次出去干架我都会在裤兜里放一张纸牌。等到不得不用它的时候,他可以选择是自己逃命还是救我,这是他的自由。”
“我还是比较希望他能自己逃命,直到今天我还难以置信那天他选择救我,我宁愿他逃命。(眯着眼吸烟*5,一根烟没了)两个人死在一起对小娘们儿来说很浪漫,但是对两个知根知底的老男人来说,矫情得要命。没有我他一定还能活得好好的,以前我觉得我自己也能…(狠狠地把烟碾灭,又点了一根)但是后来发现没有他压根不行。”
“有些时候会受一点小伤,被子弹擦到了,或者被某只狗咬了。我是无所谓,命硬,头也硬。如果他觉得有些严重的话,会帮我处理一下。他基本不会受伤,虽然这家伙看上去挺弱鸡的,人人都想先解决他,但他狡猾得很,基本没人能近他身的。而且这不有我挡着嘛。”
“他一定觉得,身上有伤疤就不好看了。”
“我身上疤倒是很多,完全不在意。但差点没命的那一回,他给我擦药缠绷带的时候看着那些疤,居然捂着脸哭了。有什么好哭的,老子又没死。”
“就算真的死了也不想他哭哭啼啼的。”
“没钱也没冤大头的时候就去赌场赚点钱。有时候我也玩玩,但不会和他在同一张赌桌。”
“他说他每赢几局就会故意输一把,而且不会把那群傻瓜蛋的钱都赢光。这样比较不容易惹麻烦。”
“他玩牌的时候…很多小娘们觉得他帅,我觉得…那个样子特别骚包(挠头*3)”
“他凭这副皮囊应该泡了不少女人,不过最近好像不怎么碰女人了。真不知道他花那么多时间打扮自己又不泡妞是为了什么。”
“他有时候假装自己会占卜,其实那些话都是他瞎逼逼的,但他总有办法编得挺像回事的,还骗了不少小丫头片子的零花钱。有一次他硬要给我算命,盯着我看了好久,还一直在捏我的手。结果他一脸认真地说:马尔科姆,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你心里有个人。”
“虽然没说错,但傻子都知道那个人就是你。”
“那天发现他的蓝眼睛,竟然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片我见过的海都要美。”

晚上21:30,喝酒庆祝。
“到这点他应该赢了不少钱了,去附近的酒吧喝一杯庆祝庆祝咯,他喜欢喝那种掺了乱七八糟东西花里胡哨的酒,我觉得酒就是酒,那样简直是糟蹋。”
“有一回他说他要尝遍世界上所有种类的鸡尾酒。”
“他酒量不行,对付对付小丫头片子还差不多。但如果和我硬碰硬一会儿他铁定就醉了。但是他总有一些小花招让我和他同归于尽。”
“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其实是短头发。有一次我喝醉酒,和他开玩笑说如果他哪天长发及腰了我就娶他。结果这傻瓜居然当真了!”
“我那天醉得像烂泥一样,醒来之后根本不记得这事了。后来他就不许我碰他的头发了…做爱的时候可以。”
“他不会让我喝太多,但是有些时候他一高兴自己倒是醉了。有一次他喝醉了在小黑巷子里抱着我,还喊我老公。(眯起眼吸烟*6)不过喊完他就吐了我一身。”
“还有一次他硬要拖着我爬上一座钟楼,我以为他疯了,结果爬到顶的时候他朝地下喊了一嗓子,喊得震天响。他喊的是…马尔科姆我爱你。结果这笨蛋喊得自己嗓子都哑了。”
“有一回是我喝上头了,在黑巷子里就想要他。然后把他按在墙上就…真他妈刺激,你能想象他浑身都穿得好好的只有屁股露在外面的样子吗。这家伙还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喊出声。他越这样我越想狠狠地干他的屁股。后来清醒过来觉得自己挺过分的,没到家就把他吃得渣都不剩,虽然爽得不行。”
“不过他不仅没生气,之后偶尔还会主动要我在小黑巷子里抱他。(眯起眼吸烟*7)”

深夜23:00,回到家,洗澡,睡觉。
“每次都是他先洗澡,他晚上洗澡慢得很。后来发现他每天晚上居然都在泡澡,还老是加一点乱七八糟的…精油?这死娘娘腔,怪不得洗完澡身上那么香。”
“后来觉得他太慢,就和他一起洗,他泡澡,我洗淋浴。他洗完澡脸红通通的像苹果一样,真想咬一口。”
“最近他喜欢洗完澡往身上抹点东西…好像叫什么身体乳…抹完之后身上更香了,而且摸上去也滑滑的。但是我不喜欢,因为味道很苦。”
“他每天早上都这样勾引老子,晚上能不给点补偿吗?”
“他的手很漂亮,手指又细又长,手掌还柔软。我笑他左手命运右手'命运'。他听了之后在我肩膀上用力地咬了一口。”
“第一次是我强迫他的,我把他按在床上强吻了他,他的嘴唇不是很丰满,但是和他第一次接吻感觉非常好,他被我弄得快不能呼吸了。之后他有些不乖,一直在乱动,我就把他的手绑在床头然后一个全垒打。(笑)我能感觉到他那个时候又紧张又兴奋,整个人都在发抖。明明自己也没有经验还在勉强自己配合我。高潮的时候还在不停地喊我的名字。但这家伙要面子得不行,感觉他恨不得拜托雷克赛帮他挖个洞让他钻。”
“那天晚上他累得直接睡着了,但他半夜里起来上厕所的时候亲了我一下,还对我说他爱我,一直都很爱。”
“他这人控制欲和占有欲很强,抱过他之后再去睡别的女人他会翻脸。不过他在床上比我睡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强多了。他超爱坐在我的老二上自己动,可能他很享受一切由他主导的这段时间吧。”
“有时候我会想我是不是对他太粗暴了,不过每次我把他的手绑起来,或者把他的眼睛蒙起来逼他求我操他,又或者用力打他那个挺翘的小屁股的时候,他都会很兴奋,那里变得好紧,简直要把我吸住了。原来这个骚包的骗子也超爱这种粗暴啊。(眯起眼吸烟*8)”
“完事之后他会自己点一根烟,抽一两口,然后把烟给我。他平时不许我摸他头发,不过这个时候可以。我把他搂在怀里,抽着烟听他说一些有的没的。他说他以前也裸睡,哪天感冒了就说明冬天来了。可他和我睡在一起之后就再也没感冒过。”
“他有些时候会说他爱我,虽然我从来不说,但我也爱他,爱得无可救药。”
“我会担心,这样的日子能过多久,万一我那一天再也扛不动枪了,虚弱到再也没法保护他,这种担心深入骨髓,严重到我会半夜里突然惊醒。不过每次看到他在我身边熟睡的样子,我都觉得…”
“老子只要还剩一点力气,就不想这混蛋骗子受到一丁点伤害。我们都是在鬼门关里溜达过一圈的人了,接下来的日子里,无论生老病死,我都不想再放开这个混蛋的手,无论如何,我都要和他在一起。”